第40节

    上仙则是睡姿端正,平躺着,静静阖着眼。

    阿桃看了他一会儿,将身子慢慢挪过去一些,见上仙今日穿着的寝衣料子薄薄的,紧紧贴着身躯,胸前的轮廓甚是清晰。阿桃一贯我行我素,她的确是和他断了干净了的,可昨日他们已鸳梦重温,今晚也就不必再有所犹豫。

    当下就起来骑到了上仙的腰上,趴下身子去扒上仙的寝衣。

    桃香宜人,庭和立刻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寝衣已经被她解开,露出了健硕的胸膛,庭和的手却轻轻的搭在她的双手之上,而后用力的握住:“你我已经和离,你莫要胡来。”

    怎叫胡来?阿桃望着他的眼睛,勾唇笑了笑,趴在他的身上轻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巴,说:“昨夜上仙可不是这般正经的?”

    庭和见她还要继续,牢牢握着仙根不肯放手,才缓缓开口说道:“昨夜是你情我愿……”他将她推到一旁,淡淡的说,“今日……无名无分,我并不情愿。”

    第59章 配偶

    阿桃的性子一贯直接,见上仙矫情,自然也不逼迫,躺在榻上打了个哈欠,就靠着上仙身侧就寝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庭和才侧过头,看着阿桃已然熟睡,便目不转睛的看了她一会儿。他抬手拨了拨她额前的碎发,凑过去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,这才轻轻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次日阿桃起时,庭和已经做好了早膳,见着他们娘儿俩一大一小睡眼惺忪的从卧房里起来,便督促他们去洗脸。

    母子俩并排站着洗漱,而后又一并去用早膳。

    庭和原先虽然厨艺高,却是不常下厨的,身为人父之后,才渐渐钻研此道。早膳做得简单健康,又煎了几个香喷喷的荷包蛋,一人一个夹给他们。桃宝是不喜欢吃荷包蛋的,就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去看阿桃。阿桃也是如此,不喜欢吃的,正欲拒绝,就听上仙说:“荷包蛋有营养,你是她的母亲,应当给桃宝做个好榜样。”

    阿桃看了上仙一眼。

    先前与上仙在一块儿时,他事事依着自己,从来不会要她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,哪怕此事对她是有好处的,也会想法子用其他方式代替。今日明知她不喜欢吃荷包蛋,却硬是当着桃宝的面让她吃。阿桃的确不喜欢吃,闻着这个味道就难以下嘴,只是瞅着身侧的桃宝,见他一张白皙圆润的脸蛋也布满了愁云,同样不喜欢吃荷包蛋。

    阿桃虽然没有当母亲的经验,却也晓得不该以为的纵容孩子,当下便接过上仙给她夹的荷包蛋,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桃宝见娘亲也吃了,只好跟着吃了。

    早膳食用完后,庭和见他们收拾好出来,便又拿起挂在一旁的两个书囊。先给阿桃挂上,而后又拿起第二个小一些的,桃宝也就乖乖的低下头,让爹爹给他挂上小书囊。

    先送桃宝去上学,之后二人才并排一道进了九霄阁。

    晨光熹微,早晨的九霄阁弟子尚且不多,庭和并排与阿桃走在一块儿,自然有许多弟子纷纷驻足去看。二人皆未说话,待阿桃回了学堂内,才有弟子对着她指指点点,说得大抵是这几日她同庭和上仙走得近,巴巴的欲给上仙家的小公子当后娘。

    九霄阁念着庭和上仙的女弟子自然不单单只有阿桃一个,可她们一个个矜持,便是上仙有儿子,那小公子聪慧可人,心里也是愿意当他的后娘的。

    可阿桃出手如此之快,且这上仙仿佛也有些接纳她,女弟子们看了,心里自然是不服气了。

    觉得此桃太过狐媚,才迷惑了上仙,像上仙这般身份和修养的男子,自该配个温柔贤淑、端庄高贵的女仙才是。岂是这夷山野桃能够染指的?

    玉管见阿桃自顾自的将书囊拿下坐了下来,仿佛没有听到女弟子们的讨论,才犹豫了一会儿,走到她的身边去,小声和她说:“阿桃,他们说你和上仙……和上仙的行为不检点,你莫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怕阿桃听了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阿桃抬头看了一眼玉管,淡淡道:“他们没有说错。”

    和离了还在一起,的确有些不太妥当。在夷山的时候不讲究规矩,可此处不同,乃是天界,这样做委实有些不妥。就如上仙昨晚所言,无名无分,像他这样讲究礼数的仙,自是不大愿意与她厮混。她不在意这些的,只知他们没有说错,既然没有说错,她又何必气恼?本就是她做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是阿桃身边的女弟子都晓得了,那九霄阁自然也传遍了,且这两日上仙和阿桃在一块儿,都是光明正大的,丝毫没有遮掩。

    冲虚尊者巧遇上仙,与他同行时,廊下就有女弟子低声轻语着,说得就是阿桃和上仙的事情:“……昨日我瞧那桃跟着上仙去了九霄阁附属育儿园,陪那小公子出席了家长会,那小公子可是一声声的叫她娘亲呢。”

    冲虚轻轻咳了一声,那两名议论的女弟子才反应过来,惨白着脸朝着二人行了礼。

    冲虚尊者打量了一下上仙的脸色,便板着脸训斥面前的女弟子,说:“多念些书,少在次此处嚼舌根。”训完了,女弟子才慌乱的离去。

    之后冲虚尊者犹豫再三,才与上仙说:“小试刚过,这些个弟子们整日无所事事,这些话上仙莫要放在心上……”顿了顿,才继续说,“上仙放心,小仙定然好好督促他们,叫他们莫要胡言,这些个闲言碎语,日后不会再在九霄阁流传的。”

    庭和道:“尊者兢兢业业,此等小事,就不必麻烦尊者了。”

    冲虚怔了怔,心道他是念着庭和上仙天界第一君子的名声,为了保住他的清誉才提的意见,怎得他倒是不愿意了?

    冲虚就点头:“上仙说得是。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这日午膳前,芍药就匆匆跑来找阿桃,心急火燎的说道:“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芍药胆子小,一点小事与她而言便如天塌下来一般。阿桃慢悠悠的将书桌收拾好,准备去用饭堂,倒是没有半点着急。芍药一看,忙说:“你快去看看,那熹葵到处在说你的坏话,她胡言乱语也就算了,可是有好多弟子都信了。”

    熹葵看她不顺眼不是一日两日了,阿桃就道:“说我什么?”

    芍药犹豫了一番,才说:“她说你……说你,已婚了。”又继续喃喃道,“如此荒谬的话,竟然还有人信,说手里还有你的档案,写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玉管一听,忙转身看阿桃:“阿桃姑娘?”

    阿桃的眼睫轻轻俯下,而后缓缓抬起,看着芍药,问:“她在何处?”

    熹葵正在平日弟子们上实践课的流云台。

    有很多弟子聚拢在一起,因这几日阿桃与上仙的谣言甚多,众弟子自然对阿桃的事情感兴趣。且这向日葵妖乃是夷山出来的,与那桃妖原先就相识,她说得话自然没有错。

    芍药很快就陪阿桃一并过来了。

    熹葵原始讲得绘声绘色的,瞧阿桃来了,知晓她为桃粗暴,就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。可大庭广众之下,她不能丢了面子,才看向阿桃,道:“我说的只是事实罢了,我知晓你爱慕上仙已久,当初上仙在夷山支教的时候,就屡次三番引诱于他。可庭和上仙乃是何人?天界第一君子,其实你这等狐媚小妖能够引诱的?”

    阿桃的长相身材就是那种典型的不良桃,且她性子冷冷淡淡,在九霄阁的人缘自然不太好。这话一落,大多数人都是站在熹葵这边的。

    当初上仙的确去过夷山支教,原来那时候这桃就已经垂涎上仙了!

    有仰慕上仙的女弟子站了起来,大声道:“这夷山野桃生性放荡,上仙不过谦谦君子,待她客气些,她倒是恬不知耻的黏上来了。先前九霄阁有那么多优秀的弟子,那东海的离朱神君偏偏选中了她,不晓得是不是也用了那狐媚手段。”

    先前本就觉得离朱神君选中阿桃有些蹊跷,此言虽是空穴来风,却也有些可信度的。

    之后就有女弟子纷纷附和,便是赞同她们二人这番话,表示这九霄阁乃是天界圣地,这夷山野桃不适合待在此处修行。

    阿桃见那熹葵得意洋洋的站在人前,身后是支持她的女弟子,才黛眉一蹙,袖中的手紧握成拳,这拳头已经准备挥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莫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,有一只手轻轻握住了她欲抬起的拳头。阿桃一愣,转过身看去,入目的便是上仙清风朗月般的脸。

    庭和上仙出现,在场的弟子登时愣住。

    熹葵也愣了一下,而后想到了什么,急急忙忙跑到上仙的面前,说道:“上仙与小公子莫要被这桃给骗了。她早就已婚,身为已婚桃,与上仙在一起,怕是会坏了上仙的清誉。”

    上仙是何等正直之人,若是知晓此事,定然会断了与阿桃的来往。

    只是她说完这话,见上仙的表情不似她想的那般,便急急忙忙从衣袖之中将那物件拿了出来,含笑递与上仙:“上仙请看,这是阿桃的档案,上头清清楚楚写了她乃已婚。”

    见上仙仿佛有意偏袒阿桃,在场的弟子们对熹葵的言论便有些些许动摇,可见着熹葵将阿桃的档案都拿了出来,知晓她是有证有据,并非冤枉了阿桃。

    竟然瞒着已婚的事实,与上仙交往,还以娘亲的名义陪上仙家的小公子开家长会。此桃真是不知羞。

    庭和稍稍低头看了一眼熹葵递上来的档案,没有熹葵意料之中的震惊,而是淡淡道了一句:“你既有她的档案,那可看过,与她成亲的是何人?”

    熹葵一愣,显然没料到上仙有此一问。那日她有些慌张,毕竟偷藏弟子档案不是小事,只偷偷藏下,就没看过了。

    听了上仙的话,才反应过来,捏了捏这阿桃的档案,低头就去看阿桃配偶栏填写的名字。

    第60章 收拾

    “上……上仙?”熹葵的脸色渐渐发白,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,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庭和上仙,见他就这般以维护的姿态站在阿桃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时候也来不及多想这上仙为何会与阿桃成亲,可档案上如是写着,自然是做不了假的,当下就急急对上仙道,“弟子并非有心的,只是……只是担心上仙,怕上仙被人给骗了。再说阿桃她在夷山的时候就是行为不检,私下与许多男妖都有来往。”

    庭和便说:“很多男妖?那你可亲眼看到过?”

    像阿桃这般身材火辣又孤身独居的女妖,肯定和许多男妖有关系。可若说是她亲眼所见,还真没瞧见过,只是大家都这么说,传着传着,就晓得这阿桃时常勾搭身强力壮的男妖,频频在外留宿,加上她的外貌生得那般,自然不会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熹葵咬了咬唇,说道:“弟子曾见她与那柚精关系暧昧……”

    那文旦可是夷山出了名的花花公子,对阿桃的追求更是很多人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庭和不疾不徐的说:“那柚精的确追求过阿桃,不过阿桃从一开始便拒绝了他。她的性子本就如此,不爱说话,也不在意旁人的看法。可她不在意,不代表本座不在意……”

    九霄阁的弟子也并非能随意糊弄的,适才这熹葵言之凿凿,他们才信了她的话。眼下一听这上仙与这夷山女桃已经成亲,这才明白他们刚才帮着这熹葵是有多离谱。

    先不说这来自乡野的桃妖为何有如此造化,可目下她成为了上仙夫人,那已然是事实了。

    庭和上仙的身份如此尊贵,又受人敬仰,他们竟然敢这般欺负他的夫人?

    难怪上仙要动怒了。

    上仙眉目清冷,音色冷淡,丝毫没了当初在夷山支教时的平易近人。熹葵看了看身旁的弟子们,方才他们还为自己说话,现在反倒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,一声都不敢吭。她吓得眼眶泛湿,张了张嘴小声道:“弟子……弟子不是故意的,请上仙莫要怪罪,弟子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连上仙都来了,自然是惊动了九霄阁的其他仙君。

    冲虚尊者这丹提仙君就一并过来,看到那熹葵梨花带雨,冲虚先走到上仙身旁,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葵精可是冲撞了上仙?”

    丹提仙君便走到熹葵那边去。熹葵在这九霄阁,能仰仗的也唯有丹提仙君了,一瞧见他便拉着他的衣袖道:“仙君可要帮帮弟子啊。”

    这熹葵若是与阿桃发生矛盾,丹提肯定是帮着熹葵的,毕竟他素来看那桃不顺眼,觉得她骚里骚气的,生得格外的媚态丛生,一看就是不良桃。这熹葵就上道许多,他看着也顺眼些。丹提与问熹葵发生何事了,却见她手里捏着一张档案纸,上头的名字,正是阿桃。

    他瞄了一眼,瞧见那配偶栏上的名字,赫然写着“庭和”二字,对这会儿发生的事情,自然也有些了解了。

    丹提便走了一步,站的离熹葵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见这边冲虚尊者正与上仙在说话:“上仙素来宽宏大量,若当真是这葵精冲撞了上仙,还望上仙海涵,莫要与她计较了。不如上仙先随我回去,咱们从长计议,眼下弟子们都看着,怕是有些不太妥当。”

    冲虚尊者自然不是故意偏袒熹葵的,只是觉得大庭广众之下,一个上仙就这般牵着一个女弟子的手与另一个女弟子计较,传出去对九霄阁的声誉不大好,还会影响上仙的清誉。毕竟上仙与这桃妖的传言已经满天飞了。

    阿桃的性子直接,方才若非上仙忽然出现,她定然是要揍这熹葵了的。这会儿她就这般被他牢牢握着手,不许她莽撞。冲虚尊者与上仙的关系不错,这会儿开了口,定然是要回去再处理此事的。毕竟这上仙的脾气,也不是那等要斤斤计较的之。

    就侧过头,看到上仙眉眼含着冰霜,对冲虚说:“身为夫子,我自然不会同一个弟子计较什么……只是——“他忽然低头下看了她一眼,再看着冲虚道,“身为一个丈夫,旁人对我夫人不敬,我定然是要为她讨回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冲虚登时怔住。

    在看上仙与这桃站在一块儿,先前他只晓得上仙乃是这桃的监护人,以为这桃与九原山颇有渊源,却不曾想,这桃乃是上仙的夫人。冲虚立刻说道:“这葵精敢如此造谣生事,污蔑上仙夫人的清白,咱们九霄阁自然是要严惩的。如此小妖,也不配继续留在九霄阁。”

    眼下之意,是要将熹葵劝退处理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熹葵造谣生事不说,还私下偷拿了弟子档案,按着九霄阁的规矩,是要严惩的。

    庭和听了,便去看阿桃,问她:“这般处置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她自然不觉得如何,还不如打上一架来得爽利。只是瞧着这位素来好脾气不计较的上仙,这会儿因为她的这件小事斤斤计较,模样看上去有些有趣。若日后都不用相见,当然是好的,她也不太喜欢这熹葵。于是点头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庭和冲着她微微笑了笑,和冲虚说:“那就依尊者的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熹葵跄踉着站都站不稳,当初她不知花了多少的精力,挤破头皮才进了九霄阁,才待了半年,便要将她劝退了……

    她欲求情,却见上仙带着阿桃离开了,她便去看不远处的丹提仙君,含泪道:“仙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