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15岁3

    整个欧洲行,他们还是很快乐的。从英格兰到苏兰格,转道葡萄牙西班牙,一路又往北走到挪威丹麦。
    他们出海坐游轮,坐直升飞机,飞到极北去看了极光,再一路南下到德国。
    最后一站定在德国,易瑾恒花了心思的,他特意带榕榕去了洪堡大学。
    榕榕很喜欢洪堡大学,学校的氛围很好,哲学社会学都是欧洲顶级的,榕榕连学校的几个泰斗级的教授都叫得出名字。
    “你会想来这儿读书吗?”他试探性的问。
    榕榕想了想说:“我是想要出国留学的……”
    她的求知欲很强,早在高考选志愿时就计划着要出国留学,至于选什么学校,她还没有很清晰的规划。
    “这所学校很特别吗?还是学长你想来这儿读书?”
    “本科结束后,我会直接进公司,大概率不会再读书了。”他不需要更多的学历来充实自己,反而是更早的进入公司,掌管公司更重要。
    “这所学校我觉得很不错诶,不过我应该不会来欧洲读书?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“这边的强项是法学、文史哲和社会学,我要学金融呀,估计会去美国吧……”榕榕淡淡的说。
    果然!
    易瑾恒一点也不意外了。
    他们在柏林逗留了三天,景点没怎么去,易瑾恒开着车带着她闲逛,想到在哪儿停下就在哪儿停下。
    晚上带她校区的酒吧街喝酒。
    榕榕对这样的场合不是很喜欢,进去时还不忘提醒:“是谁每天耳提面命的说我还未成年呢?”
    “你可以喝一点点……”
    榕榕笑,跟着他进去。
    两张东方面孔,男帅女美,又长的漂亮,他们一出现就很打眼,刚坐下就有人过来打招呼,问是不是校友,要不要一起喝酒。
    易瑾恒德语说的极好,淡淡的拒绝。
    德国人严谨中不失奔放,在酒吧里,喝歌,聊天,喝酒,吃着各式的烤肠披萨等。榕榕看着眼馋,也想吃,易瑾恒立即给她点,还要了一杯黑啤。
    啤酒的杯子要两手才能握着,她喝了一大口。
    味道不算特别好,却有丝丝甜味,她又喝了一口,喝完才发现易瑾恒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好喝么?”
    “还行。”两手握着杯子,又小抿了一口。
    易瑾恒失笑。
    榕榕小口小口的喝,还真把一整杯的黑啤全喝掉了。
    刚喝完就开始打嗝,脸蛋红红的,挨在他肩头,不时傻笑。
    “看你下次还喝么?”在喝酒这一点上,她真是一点没变,乖乖巧巧的胆子极大,有着一股倔劲儿。
    “还喝,谁怕谁。”纤细的玉手环上他的颈,捏了捏他的脸,眼睛亮晶晶的傻笑,“学长,你很喜欢我啊?”
    “嗯,很喜欢。”他坦白。
    “可是我这么小,还没成年,你不觉得喜欢我,有点变态么?”说上她头枕在他肩上,伸出手指,“12、13、14、15。四年了诶,你喜欢那么小的我,真的很奇怪。”
    “还可能更久……”
    她睁大眼,一脸不可思议。
    “你喜欢我么?”问完,他呼吸都停了,眸光灼灼看她。
    他应该有把握榕榕对他的感情,这些年她身边就只有他,她没有表现对别的男生的亲近,常常面对他时,她的脸红和羞怯是明明白白的
    可是,这两年,他常常有不确定和心慌之感,他不确定榕榕对她,是不是他想要的那种感情。
    榕榕咬着下唇,神情有些纠结。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……”
    “不难回答,就是喜欢呀!”她笑了,眼睛亮晶晶的。
    易瑾恒被迷了眼,喝了酒的榕榕,脸颊绯红,美眸迷离,粉唇娇润如果冻。淡淡的少女香无处不在,只要微微低头,就能吻到她的,他喉头有些痒。
    唇微微的凑近,几乎要吻到她时……
    “嗨,是中国人么?”一张漂亮的东方面孔凑过来,对易瑾恒露出明媚的笑容。
    易瑾恒圈紧了榕榕,看了眼她:“走开……”
    “我也是中国人,我叫江雯。”女生很有自信的自我介绍,她已经注意眼前的男生很久。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滚……”
    江雯脸一僵,当下没反应过来。
    “是有人想要骚扰你吗?”榕榕的脸蛋从他怀里探出来,去摸自个个儿的包,“我有防狼喷雾,讨厌的人,可以喷她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易瑾恒警告的看江雯。
    最终没等榕榕拿出防狼喷雾,她就自己走了。
    易瑾恒看榕榕几乎醉了,在他怀里呜呜的傻笑,只好搂着她走。
    回到住处,榕榕还没消停,手脚都往他怀里扒拉:“坏人在哪儿?榕榕帮你赶走她。”
    他好笑:“已经赶走了。”
    结果一将她放到床上,她抱着个枕头,就睡的呼呼的,人事不知。
    次日快中午的时候才醒过来,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床上,她迷迷糊糊的出房间。
    陌生的房子,小两居,很温馨的摆设,像个小家似的,厨房有声音,她闻到淡炎的食物香,她朝厨房走去。
    易瑾恒正在厨房,在煮番茄牛肉,番茄牛肉香溢满整个厨房。
    “学长。”
    “醒了,马上就有饭吃了。”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他们昨天明明还煮的酒店呀。
    “我看这边的小房子还不错,接下来两天的时间咱们住这儿。”他说着将一大锅的番茄牛肉盛出来,旁边锅内的排骨也炖的差不多了。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这房子有什么特别吗?”榕榕不解极了。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想念中餐,这一路没有吃到很好吃的中餐厅吗?不这样怎么方便让你吃到想吃的中餐。”他利落的切起豆腐来。
    “……”榕榕又开始感动了,学长对她太好了。
    “快去洗脸换衣服,很快就有得吃。”
    “哦。”
    等榕榕收拾好出来,菜也做好了。番茄炖牛肉,红烧排骨,清蒸鲈鱼,香煎豆腐。
    “太丰盛了。”不仅香,卖相看着也很好,“学长,你居然还会做饭……”
    “先尝一下味道。”他给她夹了块牛肉。
    牛肉炖的很烂很入味,她吃的眼睛发亮:“好好吃。”
    “多吃点。”
    榕榕也的确饿了,玩的这一个多月,全是吃西餐。终于吃上一顿中餐,简直是人间美味。
    她吃了一大碗饭,摸摸肚子鼓鼓的,感叹:“学长,你做的菜太好了吃了,比我妈做的还好吃。”
    易瑾恒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