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6】杀死玫瑰

    我知道,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十四岁那年的深冬,我一个人被流放到异国。  记忆深处的那片百年松林,苍苍绿绿之中是一座阴冷的红砖古堡——那是我所在的女校,坐落于某个极其隐蔽的村落。

    老师古板严苛,学生欺上瞒下,围成一个又一个小圈子,其中势力错综复杂。初入学那年,以西班牙人为首的一干人等对我进立了个下马威;他们借着玩闹的机会将曲棍球杆狠狠砸在我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有那么几分钟,我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。时间好像过得很慢,我笔直地倒在地上,耳朵一片空鸣,很久以后才得以听见那些嘈杂的人声:嬉笑的,担忧的,不屑的……

    直到有人将我扯起,扔在软垫上装模作样地喊老师来看。

    我不会英语,我听不懂,也不会说。那天我如同死尸一样躺着,任由她们颠倒黑白,最后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那是我的十四岁,我突然明白:没本事,会挨打。

    那时我很瘦,而且矮。西班牙人拥有着得天独厚的人种优势,在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就已经身高体长,比我高许多,我打不过。

    于是从那天起,我学会怎么卖笑。我努力读书,成为老师心中最努力的学生;我与所有同学交好,让他们都感受到我的善意;我将我的内务常年如一日的收整好,直至成为一种标杆似的存在。

    我做这些,只是为了增添我手上的砝码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有朝一日,没有人能轻易动我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从没有这么多报仇雪恨,也没有这么多悲天悯人;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,弱就是原罪。

    人类的感情本质上都是一种资源置换;认清自己的路,然后走下去。

    这些话残忍,冰冷,戳破所有美好的幻想,直指血淋淋的真实。认清自己的能力,明确自己的目标,然后利用所有能利用的资源朝那个方向走去;在这一路上犯错不要紧,挨打不要紧,错了就要改,挨打要受着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个世上,没有一个人会救你。

    而悲天悯人与报仇雪恨,都是需要成本的;涉及到成本,就得权衡利弊得失。

    绿皮车驰骋而过,我离开了Avo的公寓。有些话从挑明开始就回不去了,而这个小少年也必须独自面对磅礴的现实。他曾经很幸运,有人守护了他所有的稚嫩纯粹与善良;但现在,他已经没有资本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太大;稍不留神,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如立黄土高坡,无边的荒凉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活着,十年,百年,又有什么区别呢?不过是一样的荒芜。

    谈拯不拯救有些可笑,苍天之下,众生苦相,多少人连自己都救不了,又怎能妄言去救别人。

    所以,我渡我自己。

    那天我坐在车内,绿皮车向前奔走。天黑,归家时在路边买了一束茉莉花。

    很久以后,我才到家。

    院中亮着昏暗的光,门边倚着一个男人,身量高挑却站不端正,仿佛没有脊梁;丝绸衬衫被他穿得松松垮垮,衣尾被随意束进长裤里,手指尖夹了根烟,没有吸,任由烟雾四散。

    “晚上好,萧欠。”

    他含着笑,隔着雾间,长长的向我望来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罗缚。”

    蝴蝶缓慢的朝我走来,却在离我还剩七步时止住,随手将烟碾灭,在园中站正。宽大的衬衫裹着他消瘦单薄的骨架皮肉,烟草味混着茉莉香,他来时带着一捧月光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姿容太盛,介于青涩与娇矜间,满是被人宠惯的懒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等你太久,忍不住。”他似真似假地道歉。

    印象之中,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等过谁。

    我垂了垂头,再看向他时眼底只剩温柔,那些不合时宜的情绪被扫荡一空:“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?不怕着凉?”

    他顿住,看着我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那目光太深,眼底埋了太多我看不懂的情绪,五味杂陈在一起,有别于以往欢场上的迷离疏远。他过去总是对我防备很深,严丝合缝完全不给我一点靠近的机会;在暗中观察久了,也就知道他想要些什么——

    一个脆弱的,没有安全感的人又能想要些什么呢?无非是无条件的爱与包容。

    我拿不出爱,爱这种东西太纯粹,只有纯善至极的人才能给他想要的那种,毫无瑕疵的,满心满腹的爱意。

    我能给他什么呢?包容。无条件的包容,解决他所有的问题,纵容他,让他依赖我。我能为他建起一座避风港,让他心甘情愿地走入闭环。

    萧欠还是太怯懦,将自己封锁得太死,既没有勇气好好生,也没有魄力当场死。

    他在欲望中沉溺,醉生梦死,自我毁灭;别人想向他伸手,他却笑了笑,无所谓的将人推开。

    “罗缚。”很久以后,他终于开口,“你知不知道,你很装。”

    我的四肢有些发冷,看着他,心中有些莫名的情绪升起,好像是有些酸涩,又好像是其他的。最后我笑了笑,稍稍将头侧过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。”他突然笑得很艳丽,连眼角眉梢都是生动的,“可是为什么,总要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包罗万象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圣母吗?你不懂得生气的吗?”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敏锐得让我吃惊,我看了他好一会,还是笑着,没有急着回答。

    有风扬起,月阴下树影悉悉嗦嗦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沉了沉,盯着他,惯性将嘴角弯起,直到两颊肌肉有些酸:  “你是在对我兴师问罪么?”

    “那么萧欠,告诉我,生气能解决什么。”

    气氛霎时有些凝结,由我开始,转向冰冷。

    我看见萧欠的脸色变了变,一贯散漫的态度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他将脊梁挺直,一言不发地看着我的脸。

    手中的茉莉被我折断,我凝视他——太年轻了,不过才23岁,再堕落厌世也带着少年人独有的轻狂:“你在以什么资格,向我兴师问罪?”

    我仍是笑着的,只是能隐约感到我的眼皮稍稍用力上抬,眼中只剩下他一个人,带着似有若无的狠意,我将他看得真切干净。

    萧欠的脸色逐渐有些残败;本来就白,现在显得更是没有血色。

    他承不住我的火,也承不住我的威压。

    如果没想错,他今天的挑衅不过也只是为了缓和心里的不安。他时常似真似假的挑衅我,但从没有一次敢这么过。

    大约是有点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回想起蝴蝶将Avo带回家里,那潋滟的春光——

    他还太年轻。连挑衅和试探都这么稚嫩。

    “有些话说得太明白就没意思了。我对你的确是有所图谋,但以你现在的能力远达不到我想要的结果。你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,我不会害你,你对我还有用。”我走近,将手中的茉莉放在他掌心。

    “送你的花,不小心折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错身走开,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什么,在背后叫住我:    “罗缚。”

    我没回头,很轻的说了声:“萧欠,记住今晚。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十全的把握,千万不要,轻易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后果,你恐怕承受不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