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3做你的影子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之后,顾易先做出了决定,虽然这不是她最开始的打算。
    周凉强撑着情绪,不许自己崩塌,努力寻找理由驳回顾易的话。
    “我们就没有在一起过,说什么分开?”
    “你懂我的意思。”
    周凉讨厌极了这种让他自我领会的话术。他不懂,就是胡搅蛮缠;他懂,那他就要认。
    不要,他不要,凭什么让他一直做那个懂事的人?
    “是不是只要我不乖乖的等,只要我有争抢的心,你就要惩罚我?顾易,我不是狗,我是人。我也会嫉妒,也会害怕,也会不知所措。我想跟你在一起,所以我很着急,这难道有错吗?”
    正是因为顾易将他当做人,才没有办法继续下去。他的人生都在围绕她转,她变得越来越好,而他自己的光却在一点点消失。
    她从不否认周凉的感情,但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自己引上一条错误且艰难的赛道,脱离他原本想要的正常人生。
    他不要家人,不要朋友,不要恋人,就只要她——现实生活不是浪漫的偶像剧,孤注一掷的喜欢只会让他慢慢走向自毁。
    “你没有错,只是我不想对你负责。你没有自我的喜欢,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感动,只会觉得负累。与你分开,只是以防你最后把失败怪罪到我头上。”
    周凉固执地反问:“如果我现在做的一切就是我本来的目标呢?”
    “那我祝你成功。”
    没有人比顾易更希望与他在顶峰相见。可不是现在,也不在明天,他们不该走得这么慌忙,慌忙到逐渐迷失掉自己。
    她其实知道,分开不代表能将感情割除,但不分开周凉永远看不到自己。如果喜欢一个人,却因为她失去了自尊自信自爱,那这个被喜欢的人难逃其咎。
    与其说这是在惩罚周凉,不如说她是在自罚,毕竟没有人比她更不想放开周凉。
    菜都上齐了,可没有一个人动。顾易被酸涩胀满喉头,什么都吃不下去。她勉强撑着桌子站起身,最后将周凉以及她所有的后路堵绝。
    “另外,你欠我的那笔钱,我会直接从你的账户里扣除,扣掉之后,你就改掉密码吧。至于今天这顿饭,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是我付的钱,这次就由你来结账吧。”
    顾易说罢没再去看周凉,在她心软之前离开了餐厅。
    她有些恍惚的过了马路,忽然想到周凉等会儿回学校时,也要走过这个没有声音提示的路口。
    十字街头车来车往,庸碌的人群会注意到一个瞎子吗?
    顾易鬼使神差地又走了回去,只是没有再进餐厅,就站在门口的排号区等待。等了没有多久,周凉就走了出来,一手撑着盲杖一手提着打包的餐盒。
    还好没有一气之下饿肚子,顾易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她没有出声,就这么默默看着周凉朝学校的方向走。他低着头,拉耸着肩膀,每一步都走得不如来时轻松。
    顾易就像是影子一般跟着他,与他保持着一两米的距离。
    走到路口的时候是红灯,她紧张地盯着周凉,在他临近马路边缘时刚想伸手阻止,就见他停了下来。
    顾易停在半空中的手虚抓了一下就收了回来。她惊讶的左右看看,也不知道周凉究竟是靠什么做出的判断。
    红灯短暂又漫长,她仔细打量着周凉,发现他比之前瘦了一些白了一些。
    顾易有些后悔,刚刚应该再多说两句反话,让他多晒晒太阳按时吃饭的。可惜她已经“离开”,不能再做这些多余的事了。
    红灯转绿,周凉的反应慢了一些,还停在原地。顾易担心他错过绿灯,故意重重地落下步子,走过他身边,提醒他可以通行。
    见人总算开始朝前走,顾易才停了下来,等他走过后继续跟在他身后。
    原本只是打算将人送过马路,可跟着跟着就忘了初衷,一路上观察着附近的小饭店,想着能不能找一家给周凉按时送餐。
    肯定不能用她的名义,拜托司嘉琳的话周凉又不会接受。顾易想来想去,不如还是找胡老师吧。
    就在她认真思虑的时候,走在前面的周凉步子忽然慢了下来。好在顾易反应及时,才没有撞到对方身上。
    这里不是路口,也没什么障碍物,就在空荡荡的人行道中央,周凉停了下来。
    顾易见他埋下了头,刚想上前看看他怎么了,就发现他的肩膀在微微颤抖。她猛然顿住,不敢再向前了。
    路人频频侧目,有热情的阿姨上前问周凉需不需要帮助。周凉抬手蹭了蹭眼睛,摇头道谢。
    盲杖点地,他再次迈开了步子。
    顾易低着头亦步亦趋,也不知道究竟要把人送到哪里才算尽头。不过几分钟的路程,她已经后悔了几百次,又在冲动之前将自己掐醒。
    要相信他,要相信周凉,即便没有她在身边,他也能靠自己站起来。
    走到校门口的时候,顾易先停了下来,是时候真正离开了。她抱着自己的胳膊,低头等着周凉走远,可迟迟没有听到盲杖的声音。
    她错愕地抬起头,看到周凉正回头“看”着她。他的眼眶红着,眼里还有未尽的水光,可却比刚刚更加坚定。
    像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,周凉笑了笑。
    他知道她没有走远,也知道她说那些狠话,只是想让他更自私一些——她怕他迷失,怕他不被别人善待,更怕他孤单一个人留在黑暗里。
    她希望的是他们比肩而立,而不是盲目地追逐彼此的脚步。
    “我会做好自己的,你放心。”
    顾易屏住呼吸,强忍着回应的冲动,直到周凉犹如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一般,在长久的沉默中转了回去,逐渐走远,她才敢放出一口气。
    大概是冬天太冷,冻得她打颤,又或者是刚刚憋气太久,让她有些缺氧。
    顾易无法自控地急喘着,试图用呼吸将破堤的酸涌压回去。她转身想要将自己抽离,不想回头却看到了站在她身后不远的简行舟。
    (明天8点继续,早点休息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