孕肚(H)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搬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,焦焦会很喜欢这个大草原。”

    他认真为她梳理着长发,焦竹雨坐在平房院子里摇椅上,放眼望去,一望无边的草原空阔感异常寂寥。

    也说不上来有多喜欢,方圆百里只有他们居住的这一间平房,比之前的小花园要简陋多了,房子布置的藏风韵味,就连门旁也挂着风铃和捕梦网。

    装饰温馨了许多,甚至在下午,还能看到远处的牧民在放羊。

    蓝天白云下的草原,别有一番异域风情味道,羊儿们散漫走在远处,不时的低头啃草,蔚蓝的天空又不得不让人心情开阔,大概是搬家的原因,刚来的一周,她心情都很好。

    可逐渐看多单一的景色,焦竹雨便没来由烦躁,怀孕时也有应激反应,常常伴随着强烈的呕吐,无法入睡,夜晚刮风的草原,木质房门被吹得吱呀作响。

    焦竹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多虑,她总觉得白阳搬到这,只是为了更好的阻挠她可能会有一丁点逃跑的念头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里根本没有方向感,出行只能依靠车子,连外人找到这个地方也很难,但他却说,只是为了能让她更安心的养胎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想过怀孕,跟白阳做爱以来,除了苏和默,没有人给过她避孕药了,不是没有过,带着一点侥幸心理,但这个孩子来的还是太快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总在叹气。”

    白阳将早饭又往她的面前移了移,语气中带着微妙的谨慎:“是我有哪里做的不好的地方吗?还是你觉得不太舒服?”

    “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你在我的旁边,哪里都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,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面包,并没有要拿起来的意思,而是不断地将面包片扎出几个窟窿,动作无神,透漏着诡异。

    白阳失望紧张的脸色尽显,他一直都太过分重视她肚子里的孩子,每一个伺候的细节都十分小心,大概是这些举动令她烦躁了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哪里可以说上来吗?我能改正。”

    焦竹雨又叹了口气,抬头望了一下头顶的天花板悬梁:“可能是这个房子不太舒服吧,我也很无聊,没事可做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应,搬出这里暂时还不行,但她又不想画画,无所事事,只能忍受孤寂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出去一下,你在家里乖乖的,如果有突发情况,家里每个位置的紧急按钮,都记得清楚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白阳。”

    准备抬脚的人顿住,回头看她,悠然一笑:“嗯?”

    “能告诉我,你出去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有点意外你会主动问我这个,应该是我最近没有给你买蛋糕和饼干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焦竹雨恹恹把叉子放下:“不能跟我说实话吗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不行,但焦焦也可以认为,我是在工作。”他耸笑的很是随意,根本没有在认真回答她的问题,拿起衣架上的风衣放在手肘处,拐回来又亲了她一口,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家。

    她一天没吃饭,坐到了院子的摇椅上,将双腿蜷起来用胳膊抱住,白色蕾丝边棉裙,风吹得地上裙摆影子在摇晃。

    可口软乎的脸蛋埋在双膝间,烈日晒的脸颊微微泛红,头顶的屋檐恰巧可以挡住烈日,不被晒得那么惨,但下午的阳光依旧很强烈。

    没过多时,牧民再次带着那群羊出现在了视野里,她有点羡慕,这种放牧的生活,好自由。

    焦竹雨将手压在肚子和大腿下,揉着平坦肚皮,这里还什么变化都没有,却有了一个正在不断生长的生命,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很快,她便饿得受不了了,肚子不仅在叫,胃里也反出胃酸。

    焦竹雨光着脚跑下地,到了餐厅将早上没吃完的面包,颤抖拿起来朝嘴里塞,噎的满嘴狼狈,艰辛咀嚼,拿起一旁干净的水咕咚咚冲咽。

    踏实的饱腹感,才没了刚才腹部空虚恐惧,忘记了,不仅仅是她没吃饭,肚子里孩子也没有饭可以吃。

    “哈焦焦,啊……把腿分开,别闭拢,不然我就要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摇椅的位置有限,要坐下两个人属实有些困难,即便是迭交的姿势,或者更准确的来说,应该是“叁个人”。

    她艰辛的捂着庞大肚子,往后靠在白阳身上,插动身体随着摇椅晃动越陷越深,肉棒在来回激插,每一下都能捣鼓出湿水,粘稠的液体咕叽作响。

    烈日下,她的脸蛋泛起的不同烧灼般的红,而是湿润水嫩,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求饶。

    “慢一点啊,不要全部插进去,呜呜。”

    “焦焦哭的好可爱。”白阳情不自禁咬着她的耳根哈气,双手强制勒住她的大腿,分叉到最开,淫穴吞吐肉棒套弄,甚至阴唇在肉棒折腾下一点点拉扯变形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不全都插进去啊,里面在吸我,它好嫩,怎么办啊焦焦,我要控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啊!”害怕到绝望深处的她,捂着大肚子哭泣:“里面是孩子,你不能这么对待它,拔出去一点啊!会插到它的。”

    “插到它的话焦焦也会疼吧?那既然如此,我慢一点,阴唇要好好吸着配合我,把肉棒给夹紧,用力吃,不要放松。”

    她挤着眼泪点点头,双手转成了两只小拳头,使出浑身解数去收缩阴道。

    耳后传来的暗笑声更愉悦了:“我感受到小逼在锁紧了,是在讨好我吗?还是说想要更多的精液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你,射出来,白阳。”

    “真心话,想让我射,还是不想让我继续干你了?”

    这样的问题简直是个死亡选择,她不说话只是哭,哭声越来越大,肚子异常的弧度,把她整个身体都衬托的很是娇小,肚皮累赘不堪往下坠。

    白阳终究心疼叹息:“好吧,满足焦焦,肚子里面不想吃精液的话,用小嘴舔干净好吗?”

    “呜好,好!”

    “慢慢地,跪下来。”

    白阳搀扶着她的大腿和胳膊,小心翼翼将她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面对着的是披肩散发,裸体孕肚少女,抹着眼泪哭泣手足无措,捂住肚子在他双腿间缓缓跪下,双手又抱肚,埋下头含住褐色肉茎吸吮,小嘴撅起索吻般,把脸颊塞的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“宝贝很在乎肚子里的孩子呢。”白阳勾着她的长发笑容淡淡,放在鼻尖下轻嗅香味:“但我知道,你只是怕疼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算了,怕疼也好,它都会平安无事的出生,而且你已经想好了它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“嘴巴接好了,要吃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