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出事怎么会让他更生气二更~

    把他推下去后,焦竹雨才认清自己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争前恐后的去跳河救他,焦竹雨往后看了一眼,距离来时的路还有很长的一段,她要是跑走,白阳从下面上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身后,苏和默疾步朝她冲过来,焦竹雨吓得抬脚就想跑,被他一把拽住。

    “傻子啊。”

    恨铁不成钢的说完后,把她也一同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又一声噗通。

    白阳水性不错,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往头发后推去,周围陆陆续续跳下的人让他眼睛糊的睁不开。

    “白哥,白哥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我靠她也跳下来了!”

    白阳猛地回头,湖边溺水的人正在往下沉,扑腾了几下后就没了声响,赶忙朝着她游去。

    河水的腥味跟表面看到的风景完全不同,绿色的杂草让她脚下打滑了很多次,鼻腔进水,她连叫也叫不出声,冰冷的水温带给她的恐惧不比白阳要打她的时候少。

    她痛苦的眼睛闭上,屏住呼吸,脑袋渐渐沉没,难受的试图抓住水面。

    “焦竹雨!”

    白阳一把提住她的衣领往上拉出水面,没有劫后余生的激动,她安静趴在他的肩头一动不动,两人潮湿的身体紧贴在一起,发梢的水珠一滴接一滴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他游到岸边抓住树枝,上面的苏和默朝他伸出手,吃力的将两人给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白阳沉着脸没说话,浑身湿漉将他阴郁显露于面,抱着人疾步往房子里走。

    做了几次人工呼吸,确认她并没呛到水,可人就是迟迟不醒,羽顺和拿来了两件干净衣服。

    “白哥这我的衣服,不嫌弃你先换上,穿这个会着凉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那,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阴沉的把手臂搭在膝盖上,屈膝坐在矮板凳,看着床上人。

    “啊好。”

    脸色白的惨如僵尸,白阳伸出手往她脸上抚摸,宽大的手掌直接将整个五官掩盖,比起被推下去时候的怒火,居然没有看见她醒不过来的时候严重。

    “焦竹雨。”

    啪啪。

    他轻扇在左边伤口处,唇瓣一嘟一张,好像在说话。

    白阳凑上前侧耳去听,她的声音略略拔高,含糊不清的几个词语让他眉头拧死也没听清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几乎快把耳朵贴在她的嘴皮子上了。

    谁料她一声尖叫,把他吓得猛一惊,捂住泛痛的耳朵,撑着床边才没跪下去。

    “呜啊,呜啊啊,呜呜!”

    焦竹雨不顾身上的潮湿往被子里钻,盈满泪水的眼窝堵塞着大量的眼泪,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白阳抓住她的手臂从被子里拉出来:“先把衣服脱了,身体擦干。”

    “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想发烧吗!脱了!”

    抓住她的校服拉链往下拽,里面除了内衣内裤什么也没穿,她冻的浑身发抖,颤起来嘴唇也有发紫的征兆。

    白阳不耐烦的也扯下自己身上的湿衣服,抱着她进了被窝,去搓揉她细腻皮肉取暖。

    “有人,把我推下去,呜,是个,是个女人,她把我,推下去。”

    鼻子不通气的原因,哭声跟撒娇一样,又甜又糯,趴在他暖和的肩头猛地一个抽泣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不应该是我来说吗?”

    “呜呜,呜可她真的把我给推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把我推下去了,觉得你掉进水里,我就不会找你算账了?”

    白阳用指尖弹弹她肿起来的脸皮,冷傲声音听起来怒火满满,实际却在低首浅笑。

    焦竹雨像是做了场噩梦,抱着他肩头不松,哭的感人肺腑,他身上温度渐渐回升,更让她的皮肉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呜啊……呜呜啊。”

    哭了很长时间,鼻涕冒出泡,白阳看了看周围没纸巾,抓过自己潮湿的衣服给她擦脸。

    她不满的把头扭到一旁:“臭,臭。”

    “刚掉进鱼池里的,要不是你推我下去能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说着又把她脸抓过来,硬是用卫衣帽子,给她的鼻涕擦拭干净,恶狠道:“下次再敢推我,我要你半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阳捏住她的下巴往上抬,咧嘴的张开齿,咬住她脸蛋的软肉,弹性的嫩肉嚼在嘴中,他还没使劲,把她吓得哭声也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,别咬我,呜疼,焦焦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刚才的事情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那瓶风油精,单手拧开瓶盖,她毫不知觉,一瓶绿色的东西悄然无息往她胯底下钻。

    顺着软软小豆子,往上滴了两下,趁她还没反应过来,用手指晕染开,一路直滑入阴唇紧闭的缝隙里。

    “呜!”

    等她感觉到异样时已经晚了,冷飕飕的刺痛感直逼下体,把她吓得抓住他的肩膀嚎啕大哭,以为踹着双腿就能摆脱,在他身上不停的扭动。

    “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啊辣,好痛,救命,呜啊救救我,好痛啊!”

    “痛?”

    白阳掀开被子,掰开腿朝着她尿尿的地方一看,皮嫩娇柔,抹上去就红了,上次残留的伤口此刻也被刺激到,她痛苦翻滚跪在床上,一手捂住自己的下体,前身紧贴床面,紧闭大腿嚎啕哀叫。

    “焦焦痛呜啊啊!痛啊,好痛!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把屋子里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羽顺和惊的手里酱料都掉在了地上:“白哥他们不会在这种地方搞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管不着,赶紧捡起来,这鱼快烤糊了。”

    苏和默撸起袖子,熟练的翻转着烤鱼煎另一面,剩下的四人浑身潮湿,脱了上衣,围着烧烤摊瑟瑟发抖的取暖。

    “白哥已经算手下留情了,你见哪个能这么对他的人活着走出鱼塘的?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他是被傻子装出来的可怜蒙蔽了,要是她刚才不跳下去,这会儿头已经被摁在水里了。”

    苏和默冷嗤: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烤鱼竖起来转了一圈,焦面香味顺着风的方向,飘进了屋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