饿肚子的可怜被他操才有食物可以吃二更~

    荣依玉回来的时候看到孙女坐在院里的桌子前吃饭,对面还坐着个男生。

    门口停了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豪车,那肯定是他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!”

    焦竹雨见到奶奶就像见到了救世主一样,看到她手里的蔬菜,终于可以不用再吃快要把她给噎死的馒头了,抽泣着跑过去抱住她的腰,即便一身泥土的菜味,她也吸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焦焦饿,奶奶做饭,饿,想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等会就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荣依玉认出来这个男生就是上次给焦焦钱的,敢一次给的那么阔绰,身份也肯定不平庸。

    “你找焦焦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白阳从矮小的板凳上站了起来,一本正经道:“她在学校里惹了点事情,这周末学校也不放假,所以老师拜托让我来把她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焦焦又惹啥事了啊!”

    焦竹雨抽着鼻子一惊,急忙抓着她外套:“焦焦没有!没有惹事情,真的没有!”

    白阳可不给这个傻子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打人,跟同学闹了点矛盾,老师在学校正处理这件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这孩子怎么一天天的就惹上这些事儿呢!”

    她委屈的瘪着嘴哭了:“焦焦没有,真的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校服上这些脏东西都是什么!又偷吃什么果子?我上周才给你洗的,弄的这么脏。”

    “呜,呜!”

    眼看憋不住的委屈就要迸发,白阳催促道:“我得把她带走,老师还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就一小会儿,我给焦焦装点东西让她去学校吃。”

    老人步履蹒跚,慌张走去厨房,赶忙腾空一个塑料袋。

    白阳捂住她的嘴巴,阻止她乱说话:“再敢多说一句,我会把你的舌头割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着头,冷若冰霜的警告,语气阴嗖嗖,控制住她胆小如鼠的性子。

    焦竹雨有怒不敢言,抱着怀中一大兜的水果和黄瓜番茄,依依不舍跟奶奶告别。

    被他拽上车后,就坐在副驾驶上一个劲儿的哭。

    白阳给她系上安全带,双层玻璃外面的人看不到,他踩下油门,轰鸣着发动机飙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闭嘴,别哭了!”

    “呜你是个大骗子,这个周末根本就没课,我也没有惹事,奶奶不相信我说的话,全都怪你!”

    “那没办法,谁让你是个小傻子呢,你奶奶当然只信我,不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傻子,我才不是!你是傻子!”她抱着怀中的一兜食物,凶巴巴哭着喊叫,差点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根本没回学校,他把她给带到经常住的酒店,刚进门就没收了她怀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奶奶给她的,焦竹雨拽着他的衣领踮起脚尖去抓,奈何自己的身高不够,蹦起来也做不到,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东西扔到门口,哭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“哭,你接着哭,有本事别停,我倒要看看你能哭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嚣张的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从口袋里摸出烟盒,点燃起一根烟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焦竹雨无论如何也打不开房门,把手都将她的手给勒疼了,她一边抽泣走到他身旁,两手抓着他的胳膊哀求:“你把东西还给我,放在门口会有人拿走的,那是奶奶给我的!还给我哇呜!”

    任由被她晃着胳膊,白阳换成另一只手夹烟,白雾茫茫下,依稀能看清,嘴角若隐若现的笑。

    哭了整整一个小时,她哭累的蹲在门口,看着他起身走去厨房,打开冰箱,自己煮了一碗速食意面。

    这时她的肚子也叫了起来,熟悉的饥饿感,她连刚才生气的念头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擦着鼻涕屁颠屁颠的走过去,来到他的身边,看着馋人的意面,如果不是嘴巴小,此刻的口水就已经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吃,我好饿,可以给我一点吗?”

    他继续埋头嘶溜着意面,还故意发出引人饥饿的吞咽声,饿狼扫食的速度,把那盘意面解决的很干净,起身就将盘子扔在了水槽里。

    抽出一张纸巾抿嘴,斜眼去看,孤零零站在那里可怜的少女。

    他勾着贱笑:“没有你的份。”

    焦竹雨不甘心咬住唇,鼓气的嘟起包子脸,吸着鼻涕,委屈十足,又情不自禁往下掉落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他让她整整饿了一天,期间看着他吃了两顿饭都不给她,焦竹雨渴望的双手扒着桌面,眼馋的盯着盘子里番茄意面,口水终于绷不住,连成一条丝的往下掉,像个挨饿的小狗,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半夜,他又起来吃了一次宵夜。

    白阳已经把自己给撑坏了,煮面的时候看着蹲在脚边可怜兮兮的狗,眼神发光的看向锅里的面,好像在祈求他能掉下来一根似的。

    焦竹雨最怕的就是饥饿,出生到这么大以来,她能吃饱饭的次数屈指可数,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,快要反出胃酸。

    白阳的裤脚被她给拽了两下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泪汪汪的双眼让人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给我点吃的,求求你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,我想吃饭,呜,我真的好想吃饭,我好饿。”

    白阳怎么会不知道她饿,相反,他是故意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想吃饭?”笑眯眯的人,眼底藏着深不可测的心机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焦竹雨狂点着脑袋,生怕他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你让我操舒服了,我就能把这碗面赏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信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!我信,我让你操。”

    白阳关了火,把筷子丢到一旁,转过身来面对着她,情不自禁扬唇的笑露出白牙,狡猾狐狸伪装的真面目快要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自己跪到桌子上去,把你的衣服脱了,屁股撅起来,掰开逼,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“能!焦焦能!”

    此刻她的思绪已经完全被锅里意面的香味勾走,按照他的话照做,先把衣服给脱了个干净,就屁颠的踩着凳子往餐桌上跪。

    把自己身体,奉献给能带来食物的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