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床气的后果用她的逼来灭烟

    焦竹雨从酒店床上醒来,身旁还躺着熟睡的男生。

    他侧着身面朝她,短到眉毛上方的刘海斜落下来,平稳的睡颜看着人畜无害,不像平时睁眼带给人压力的恐惧。

    两腿中间还好痛,她睡了一晚乱糟糟的长发打结炸毛的披散着,睡眼惺忪环绕着屋子,似乎还未发觉身旁躺着一个人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不过想起来,今天是周五,还要去上学。

    于是推着身边人肩膀,糯糯唧唧喊着:“起床,要上学,焦焦要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平时睡在奶奶身边,奶奶也是这么喊她的。

    可她不知道,眼前这个家伙有多严重的起床气。

    “上学了,要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推搡的肩膀让他身体开始晃动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白阳睁开了眼,不同的是那眼底没睡意,而是翻腾着漆黑暴虐,没睡好的眼睛,周围的血丝朝着中间蔓延,整个眼球显得通红,可以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上学,上学。”焦竹雨有些畏惧他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谁他妈让你喊我的?”

    沙哑到极致的嘶哑声,怒气在喉咙中晕染成一个下降调。

    她有些委屈:“今天要上学…”

    可没等她把话解释完,白阳掐住她的脖子就往她身后床头板怼了上去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这一声撞击着实力道不小。

    脑子反应空白了几秒钟后,她才哇的一下大哭出声。

    燥耳分贝,将他潜伏在起床气里的暴虐完全释放出来,掐住她脖子,一次次的在床头上撞!

    他撑起胳膊半坐起身体,另一只手就这么重复着单一的动作,瞪得几乎爆开的眼球,在他白皙面庞上,犹如索命鬼厉。

    他在试图把人撞晕过去,就不会听到这烦人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闭嘴!闭嘴!给老子闭嘴!你他妈的,闭上你的烂嘴!”

    咚,咚,咚!

    十几下,焦竹雨被掐的喘不过气,自然也吼不出声。

    脸色青红,拙嫩脸蛋,圆圆眼球凸出眼眶。

    他常年打架的力道之大,直接将人反手给扔下了床!

    焦竹雨什么都没穿,裸着身体咚的一声,残忍的磕在坚硬地面,她倒在地上四肢抽搐,像被折断翅膀的雏鸟,一声不吭,连叫声都没了。

    白阳脑子里清醒了一会儿,还想倒头就睡,可他闭上眼,眼里酸疼的触感让他浑身都散发出不愉快的气息。

    深度睡眠被阻挠,强制清醒的痛苦,令他实在想发泄。

    掀开被子腾地起身,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四角内裤,健壮的长腿朝地上的人大步走过去,把她的身体翻过来。

    口水已经流了出来,卡在喉咙里的窒息令她满脸狰狞。

    白阳压了几下她的胸口,才把那几声咳嗽给憋出来,咳的是撕心裂肺,差点背过去。

    脸上颜色逐渐好转,她惶恐哭声害怕着他。

    白阳刚才是真想把她给弄死,此刻看到她的脸,又不得不惊恐,差点失手让她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“操。”

    烦死了,这下也根本睡不着,起身拿过床头的烟,坐在床边点燃。

    他扔下打火机,迈开双腿,手臂撑着身后微微往后倾,地上的人一脸怒不敢言,弱小的擦拭眼泪,和吃进嘴里的鼻涕。

    她身上到处都是一青一紫的斑驳痕迹,欢爱留下印记,肩膀上还有被咬伤的裂缝,在她牛奶肌肤有着别样风味,像个随意令男人凌虐都不会反抗的小性奴。

    性奴?

    白阳的眼又暗了,刚才好不容易消退的血丝,重新翻涌上来。

    “爬过来,跪在我这。”

    焦竹雨吭哧吭哧哭着,四肢在地朝他过去,跪在地上的身姿不熟练,压着自己小腿左右想倒。

    “双手捧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照做。

    “举高头顶。”

    艰辛的往上抬起。

    白阳挑笑嘴角一翘,把烟灰弹进了她的手掌里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给我捧着,烟灰敢掉出来,脖子给你掐断。”

    焦竹雨哭的鼻涕冒泡,时不时的一吸,掉落的烟灰并不烫,适合手心温度,可她要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,胳膊实在酸疼的很难。

    他跟个高不可攀的少爷一样,一抽一吐白雾,唇形性感,弹着烟灰落进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,让她胸前的奶子也往前凸起,不大的小奶可以填满他的整个手掌,白阳咬着烟,玩弄她这对娇乳,缥缈升起白雾挡住他眼前的视线,情不自禁的眯了眼。

    这根烟让他体内暴躁因子从而减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把烟灰倒进垃圾筒里去。”

    就在角落的垃圾桶,她还要捧起烟灰跪着爬去,姿势十分艰辛。

    焦竹雨这么听话,白阳感知到一二,或许她根本不知道这种命令叫做羞辱。

    “爬过来。”

    人又吭哧吭哧哭着过来,加上晨勃本就硬的很难受,看着她垂下来的乳房摇晃更是憋得慌。

    “坐在地上,把腿给张开。”

    “呜,疼,疼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干什么给我照做!”白阳手指夹着已经快要燃断的香烟,警告指着她:“别违抗我!”

    焦竹雨不敢惹他生气,脑袋撞得还痛,听话照做,看着他把脚伸过来。

    大拇脚趾灵活的分开那两瓣阴唇就往里钻,比起他脚上粗糙的皮肤,里面嫩肉又紧又滑,甬道内部,弹性是可以完美吞下自己的小兄弟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半截烟,他又有了新的想法。

    蹲在了她的面前,把还在燃烧的烟头,直接送进了她的逼里灭掉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好疼,好疼啊啊啊!”

    高温摄氏度,把脆弱的下体给烧烂了一片肉,她四脚挣扎着往后爬,白阳松开烟头,看着还被她夹在阴唇里的半截香烟,噗嗤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愉悦的大笑,全然不心疼她惨痛的尖叫,焦竹雨像个小畜生一样,撅着屁股往前使劲的爬,才将逼穴外夹住的香烟给折腾掉,她疼的倒在地上用手捂住阴唇,流着眼泪呜啊呜啊的哭。

    白阳发现自己的新乐趣,他是挺喜欢折磨人,但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如此的喜欢,甚至看到她因为疼痛尖叫从地上弹起,他想把一整个烟都碾压在她的脸上灭掉!

    去好好瞧瞧,被烧灼时候她悲痛欲绝,疼的死去活来反应。

    “呜啊痛,焦焦痛啊,奶奶,呜哼奶奶救我。”

    傻子果然就是傻子,反正,他要定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