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零章

    这天晚上,思汝回公寓取几件衣物,现在每日沉诺的司机都直接把她送回滨海湾,他那边什么都很齐全,她根本不需要把公寓的东西搬过去,便偶尔在下班后,回来带几件贴身的。

    今晚下班晚,思汝便不想折腾,跟沉诺说她会今晚直接在这边休息。

    正收拾时有人敲门。门口的沉诺提着一壶药膳汤。

    思汝看着他笑,“我是不是得给你配个钥匙?”

    沉诺无奈,“如果你偶尔还想回来,很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提前和我说你要来。

    “想见你也需要提前报备么?”

    思汝还是笑,连声说不用,拉他快进门。

    沉诺把汤拎进厨房,思汝跟着进去拿碗把汤倒出。

    亲了亲他一边脸,“谢谢你啦,我的外卖先生。”

    沉诺不由把她抱住,要她再亲另一边。

    喝完汤,思汝把碗放进洗碗池里,为了安装烤箱,她便把原来的洗碗机给拆了,于是平日洗碗都是手洗。

    沉诺先她一步拿过抹布,让她一边待着。

    思汝调侃他会洗吗,四少爷。乐不可支之时,突然又开始发愁:“哦对了,怎么办?我这里没有你可以换洗的衣服,你要不还是趁早回去睡吧?”

    沉诺服了她,“衣服让人送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思汝哦了一声,又笑,数数看,今晚喝个汤她一个人也不知傻笑了多少回。

    沉诺凝着她的笑容,声音愈发温柔:“怎么回事,今天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?总在那边傻乐。”

    思汝摇头,笑容根本收不住,“没什么,就是……就是没想到你今晚会上来,开心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她这里地方狭隘,上次他来她也是招呼得各种不周到,他应是不想再踏入她这陋居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沉诺把碗收好,擦净手,拉着她手把她抱在怀里,恨不得把所有宠溺都给她,“如果你还是习惯在这边住,以后我便陪你在这里住。”

    思汝环住他的腰,紧紧地,浓情蜜意正当时,她从他怀里抬头,叫他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她想,躲不过的,与大太太谈过以后,她更明白,事情总有需要面对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我想清楚了,之前不是和你提过,我不想要小朋友的打算……”她表情逐渐严肃,“我做过一些调查和咨询了,我决定去做结扎手术。”

    沉诺下意识便接道:“不用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思汝手在他背后抓紧,“其实我也有犹豫过,输卵管结扎是不可逆的手术,一开始我考虑过去上节育环,但那太多副作用了,我接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节育与绝育之间,她徘徊了很久,虽然她现在想通不要小朋友,却又总害怕自己以后会后悔,可了解过节育环的风险,她又不想去遭那份罪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样一个会对以后未来忧思重重的人。

    沉诺听得眉头紧皱,当下第一反应是幸好她还没做这些,还会和他商量。

    他还未进沉家前就知道上环的危害,幼年时他在生母的夜店里,见过一些公关小姐上环后出现意外的例子。

    疯掉了他才会让她去做这个,不,哪怕疯掉了也不可以。

    再看她进医院他都想掐死自己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最后决定,还是去做输卵管结扎,但那做了以后,就等于说我以后再也无法生育了。”

    沉诺已经听不下去,打断她:“那就我去做。避孕这种事肯定是两害相权取其轻,事实上结扎手术我已经在安排假期,这段时间我也打过针避孕,你根本就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结扎手术需要至少六个工作日的住院时间,他也早已提上日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什么时候去注射的避孕针?”思汝诧异,但这现在也不重要了,“算了,你不用再去打了,我反正已经决定去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季思汝你听不懂人话吗?”

    “听得懂,”思汝顿了顿,“但不想生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该做手术的是我,不然对你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才叫对我公平?”

    思汝被他微怒的气场震得无法淡定,她走远两步不看他,开口道:“我认为的公平是掌握主动权,而主动权的核心之一在于否。

    你做结扎手术,就算可以复通,成功率也不是百分百,你可以有后悔的一天,到那一天你可以自由地选择,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,我都无权干涉你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沉诺强压怒火,声音低沉又喑哑: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你随时准备像九年前一样,说离开我就又毅然决然地离开吗?”

    思汝深呼一口气,呼吸已然不稳,“如果有一天,你后悔选择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他需要一个孩子,他后悔和她在一起,那他可以了无顾虑地和别人……而与别人共享她做不到,所以到那一天,她就会离开他。

    “没有这一天!”

    “沉诺,”思汝的声音已经颤抖得不行,“连我自己都会担心自己以后会后悔,我又凭什么要你陪我一起承担?”

    “凭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!”沉诺真想剖开她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不可理喻的想法,“所有你刚刚说的一切,都只是你一个人单方面赋予我的公平,如果这种公平是建立在对你的不公平之上,那我要这种公平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思汝想辩解她不觉得这样对她自己不公平,可是话在嘴边,却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子的,季思汝,两个人在一起不是这样子的,”沉诺说,“两个人在一起是一起承担,无论好坏,甘苦与共,而不是一个人去背负,去牺牲。”

    明明满腔怒火,可他又无法对她发脾气,把心一拧,他负气背对她。

    思汝沉默半晌,看着他背影,酸楚密密麻麻缠绕她的心,她想去牵他的手,却不敢。

    沉诺从烤箱金属门看见倒映着的她,心软地回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牵吗?”

    思汝疑惑他怎么知道,看见他侧身露出跟前烤箱表面的反光,她才反应过来,眼眶一下就湿了。

    沉诺把手伸到她面前:“手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牵上手那瞬,思汝的眼泪就掉下来。

    沉诺抱她在怀里哄着,硬朗的一颗心就要被她哭碎了。

    思汝抬起脸,泪眼婆娑看着他,“我也不想抛下你,我也不想……我就是怕,怕有一天你会后悔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她哭得眼红红,鼻红红,脸也红红。

    声音也跟着难受,“没有这一天。丢掉那些只属于你一个人的责任感吧,阿汝,手术让我做,不结婚,不生小孩,什么都可以,所有一切对我来说,都没有你重要。所以,不要再抛下我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思汝点头,又点头。

    沉诺亲吻她眉心,伸手理了理她头发,手指绕到了她耳后,腕上的金属表抵着她脆弱的脖颈。

    秒针嘀嗒嘀嗒的声音传进思汝耳畔。

    哭过的心脏跳得好快,比秒速还快。

    他微凉的指腹有意无意擦过她耳垂,温柔如水的目光落在她眉目,最后唇瓣。

    可他迟迟不动作,呼吸与她的交织,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思汝实在抵不住,踮起脚主动吻上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