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全场追捕,荒岛

    “褚星云?”唐朔笑容阴冷,捏着她胸脯的手用力,“你在我身下的时候可是喊的我唐朔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嗯~”身体的敏感让甜酒呻吟出声,她美眸瞪着唐朔,“你怎么会在这?我要回去!”

    想起他似乎发现了自己的秘密,甜酒在心中呼叫系统:“系统,可不可以删除掉他的记忆?”

    【抱歉宿主,不能对任务目标出手】

    甜酒略有些失望,她站起身就要离开,完美的酮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唐朔眼前。

    唐朔将她扯入怀中:“利用完了就想跑路?小人鱼可真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不熟。”甜酒想了想,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自己跟他加上拍戏那天和被他带到实验室那次,总共也就见过叁次,她就被这个变态缠上了。

    她正要推开人,却突然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唐朔轻笑着:“怎么能让你轻易就逃跑呢。”

    艳红的药剂在小针管中推入甜酒的手臂,看着她晕过去,唐朔虔诚的在她唇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第二天发现联系不到甜酒的南瑾瑜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到家里的时候依然找不见她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唐朔,这几天他一直在追踪唐朔,却一无所获,除了是个药剂鬼才外,唐朔的黑客技术也不差。

    等他找到隔壁的时候,里面已经人去楼空,但是他捡到了一些粉色珍珠。

    彼时褚星云正和陆擎苍谈事情,他心情有些莫名烦躁,心中隐隐有不安在扩大,离开的时候,蓝牙耳机从西装里掉落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陆擎苍看着落在沙发上的耳机,挑了挑眉,他一直好奇,以前从来不戴耳机的褚星云,为什么在这几个月里总是耳机不离身。

    抱着几分好奇,他将耳机贴到耳侧停了停,里面传来女人暧昧的娇吟,像幼兽一般的抽泣让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干爹来肏甜酒呀~用力嗯~好舒服唔~~~”

    大抵是褚星云并未走远,所以耳机里的声音很是清晰。

    直到里头传来一句焦急的男声“甜酒不见了!”

    意识到耳机掉落的褚星云也找了回来,而陆擎苍也知道了宋甜酒不见了的事。

    很快就是叁方会晤,褚星云、陆擎苍,以及南瑾瑜。

    “命人封锁各大机场和火车站。”褚星云皱着眉说。

    唐朔其人他也有所耳闻,这个人心思阴郁,甜酒要是落在他手里,可能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深想,心里的烦躁让他太阳穴开始鼓涨,拿起陆擎苍还他的耳机戴上,听着里头甜酒的声音,焦躁感才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陆擎苍的手指在桌上轻扣:“唐朔那么谨慎,不可能走陆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他极有可能会走水路?”南瑾瑜将一头长发扎起来,“所有路线都封死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等人,真要被他跑到M国,我们再想见到酒儿就难了。”褚星云起身拨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叁个人也都动用自己的人脉寻找起来,褚月雯和白明月等人也知道了甜酒失踪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南瑾瑜拿出粉色珍珠时,褚星云表现得更加急切。

    这说明唐朔已经发现了甜酒的人鱼身份,热衷于研究的他会怎么样?

    见褚星云看到自己手里的珍珠时面色大变,南瑾瑜眼里闪过一抹深思。

    陆擎苍的眸光也闪了闪。

    最后查到唐朔带着甜酒坐罗曼司号游轮准备前往美国,褚星云的私人飞机载着叁人追过去,长绳放下,陆擎苍、褚星云和南瑾瑜安全落在游轮上。

    其他人惊呼一片,只唐朔高举着酒杯邪笑:“你们果然没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似乎也没什么用。”他阴恻恻的笑着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“砰~”

    他做了个手势,将手里的酒杯狠狠往甲板上一砸。

    迅速往船侧跑去,跳上救生艇后,随着一声巨响,船体开始下沉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救人,我去追。”陆擎苍脱下外套扔到一边,迅速跳下海追过去。

    褚星云想要跳下去被南瑾瑜拉住:“别忘了,他曾经是游泳冠军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救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两人指挥着人群不要惊慌,让船员迅速放下救生艇。

    这次爆炸威力不算太大,说明唐朔并没有害死所有人的意思,只是故意制造恐慌,好拖延时间尽快离开。

    海上却突然出现了风暴,唐朔和甜酒也被冲落到海里,带着昏迷的甜酒,他逐渐体力不支。

    追过来的陆擎苍拉住甜酒的另一只手,两人费力的将甜酒重新带上救生艇。

    天空下着雨,叁个人的衣服全部被打湿,陆擎苍看着昏迷的甜酒,皱眉问: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唐朔将甜酒搂进怀中:“放心,只是会让她昏睡一段时间的药剂罢了,不会有什么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他嗤笑:“没想到不近女色的陆市长,也动了凡心。”

    陆擎苍轻笑了声没有回话,只目光落在甜酒的睡颜上,衣裳轻薄,被打湿后湿哒哒的连在身上,清晰的勾勒出甜酒婀娜的身材,尤其是那一对雪白巨乳,让人忍不住呼吸一紧。

    耳畔回荡起之前在耳机里传出的淫声艳语,陆擎苍喉结滚动了下,君子之风让他移开目光不再看甜酒。

    唐朔脱下外套披在甜酒声上,朝着陆擎苍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漂流了许久,叁个人最终流落到一处荒岛。

    海上生大雾,他们身上又没有电子产品,这给外头寻找他们的人带来了巨大难度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,连生存都是个问题,好在陆擎苍有这方面的经验。

    在从政以前,他也曾是军人出身。

    但现在下着雨,连火都不好生,他们只能匆匆忙忙找到地方避雨,用巨大的芭蕉叶挡在头上。

    雨很快停了下来,叁个人紧紧抱着取暖,为了不冻死在夜里,只能这般行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出了大太阳,照在身上暖烘烘的,甜酒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正躺在唐朔怀里,而她的腿则被陆擎苍抱着。

    看到陆擎苍那张矜贵禁欲的脸,她不自觉呻吟一声,身子轻颤,她连忙捂住嘴,却挡不住自然分泌出淫液的花穴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总会让她的身体产生莫名其妙的反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