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·截为鸣琴(下)

    叁十二岁的孟峄站在大楼顶层。

    风很大,太阳快沉下去了。

    秋季傍晚的天空呈现出温柔的橘粉色,瑰丽奇异,街灯依次亮起,地面的亮光夺取了星月的辉耀,一个个生命繁忙而鲜活。

    一个孩子坐在护栏里,双手托着小脸,黑亮的眼睛追逐着飞旋的海鸥。孟峄蹲下来,给他系上一条围巾,没有打扰他的沉思。

    围巾在晚风中飘荡,小人儿的背影像孟峄给他讲的睡前故事里的主人公,那个从遥远的宇宙降落到地球的小王子,他手里拿着一朵纸迭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楼顶的游泳池边摆着烧烤架,支着遮大阳伞,放着驱虫灯,食物诱人的香味从烤架上飘来。

    席青律问:“妈妈怎么还不回来?我都饿了,把香肠牛排蛋糕蝴蝶面在脑子里都吃了一遍。”

    孟峄沉默片刻,道:“我以为你在思考人生哲学。”

    席青律:“哲学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,你是谁,你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将来想干什么;又比如,在高处眺望,你想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席青律对答如流:“我是你儿子,由受精卵在妈妈肚子里分裂而来,我吃完饭就要去上钢琴网课,将来想当戈登·拉姆齐那样的大厨。在高处眺望,我觉得想跳楼的人看到这么漂亮的风景,应该跳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孟峄说:“你可真不像叁岁。”

    席青律说:“我最好还是叁岁,这样就显得你很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确实在思考,你为什么老喊我中文名,英文名多简单。”

    孟峄第一百次跟他解释:“因为爸爸很喜欢外婆给你起的名字。中国古代为了预测节气,将苇膜烧成灰,放在十二个律管内,每个律管代表一个月,以音乐的十二律吕命名,到某一月份,相应律管内的灰就会飞出来。青律就是春天的律管,你刚好是五月初出生的。唐代王勃有‘于时序躔青律,运启朱明’,宋代柳永有‘嶰管变青律,帝里阳和新布’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是想让我夸你中文好?”

    孟峄说:“难道不是吗?你从小背诗词我都跟着背,你妈说我很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“嗯,至少不会把柳下惠说成革命先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孟峄觉得他儿子嘴太贫了,不知道和谁学的。

    好在电梯叮咚一响,保镖带着姗姗来迟的两个人上来了。

    席桐抱着叁个月大的孟佳音,坐到桌边,“你俩怎么不先吃啊?孟峄你晚上不是还要开会吗?开饭开饭,好饿。”

    孟佳音今天去打疫苗,这小姑娘已经显出了调皮任性的前兆,医生给她打针,她眼睛滴溜溜转,针扎下去扁扁嘴,拔出来才开始哭,哭得撕心裂肺,要人抱着才肯停,一放下来就踢人。她找人抱还看眼缘,只喜欢年轻的小姐姐,粘着诊所里的实习护士不走,她妈把她抱走,现场就像人贩子抢小孩儿似的惨烈。

    席桐跟孟峄抱怨,“律律断奶前可听话了,除了吃和拉就是睡,比养猪还省心。我这是又生了个小猴子啊。”

    席青律啃着饼纠正:“妈妈,你不能说我是猪,我属牛的。妹妹也不是猴,她是小龙。”

    “嘴巴里嚼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。”席桐从包里翻出一盒变形金刚,放到桌上。这次他在幼儿园画画比赛上拿了二等奖,她和孟峄答应满足他的愿望。

    席青律想在ME的楼顶吃一次BBQ,还想要变形金刚,他爸平时不允许他去危险的地方,这次让他上来了。他就喜欢高的地方,一岁大的时候去公园玩,盯着人家小哥哥小姐姐坐过山车和跳楼机,笑呵呵地说他也要玩。孟峄本着“儿子以后要玩的东西自己先试”的大无畏精神,把小家伙交给保镖,和席桐坐了跳楼机,下来后双双吐得很惨。

    他认为十年前自己想跳楼,是这辈子做过最愚蠢的事。

    跳楼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席青律叼着烤鱿鱼,在餐巾上抹了两下小手,把盒子扒拉过来左看右看,脸上笑开了花,又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妈,我去年过生日,闻阿姨给我买了大黄蜂和擎天柱啊,你买重复了。”

    闻澄和他们家关系不错,来加拿大参加婚礼的时候送了席桐一堆化妆品,去年小朋友过生日,包了大红包不说,还买了一箱昂贵的玩具,空运到银城。她现在是东岳最大的股东,自己开了家小公司,和CEO和平相处,平时不露面,身边养了个小狼狗,日子过得很滋润。

    “这一盒有五个玩具,大黄蜂和擎天柱是你爸的。”其实席桐是没舍得分开买两盒,现在小孩子的玩具太贵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要。”孟峄赶紧在儿子面前发言。

    席桐:“你骗谁呢,你一直想要。”

    席青律:“爸爸你不要害羞嘛,我知道你喜欢玩我的玩具。搭乐高你能搭一下午,我都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困了你就说,爸爸又不是不让你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做事不能虎头蛇尾,我都答应陪你玩了,怎么能反悔?”

    孟峄默默吃着蔬菜沙拉。

    席桐捂嘴笑:“我怎么不知道?孟峄,你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孟峄为自己辩解:“那个积木太好玩了,可以搭一座霍格沃兹。”儿子看的动画片也很好看。

    孟佳音突然嚎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孟峄很快吃完了,把女儿抱在怀里,拿着粉红色奶瓶喂她。女儿确实没有儿子乖,老是乱动,他自诩在照顾孩子这方面很有经验,也每每头疼。

    但女儿太可爱了,白嫩嫩的圆脸,水汪汪的眼睛,黑漆漆的头发,穿着浅蓝色的小碎花衣服,比白雪公主还白雪公主,他见了就忍不住亲一亲,绝对是不会冲她发火的。

    散发着奶味的小东西在臂弯里满足地闭上眼睛,孟峄碰了碰她上翘的睫毛,唇角不自觉弯起。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啊,简直就是小天使,小精灵,他都不能想象以后有男孩子把她从家里带走,太残忍了,他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想想就好生气。

    远处突然升起几朵烟花,席桐牵着儿子跑去栏杆边看,笑声传来。

    孟峄和脑袋里幻想出来的未来女婿做了一番斗争,叹口气,看着妻子和儿子的背影,又笑了。

    小家伙们长大成人,总要离开家的,到时候他们就可以过二人世界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孟峄“不会对孟佳音发火”的自信随着时间流逝逐渐下降。

    普遍意义上来说,他是一个耐性很好的人,ME的员工们都愿意和他谈事情。但这种耐性在孟佳音叁岁时把水往热油锅里倒、四岁时骑滑板压了他电脑、五岁时把Lisa吵闹的狗崽子扔出门外、六岁时在她哥做的蛋糕里放毛毛虫被逮到的时刻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但他在发飙前还能记得拦一下席桐,不让她上鸡毛掸子揍女儿。

    秦立建议:“你家闺女是精力太旺盛,就和Lisa以前一样,你不陪她玩,她就拆家,可以送她去学学跆拳道这样的运动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觉得很有道理。孟佳音比别的小朋友睡眠时间短,吃得更多却不胖,还在幼儿园里追打揪她辫子的小男生。幼儿园是在银城上的,班级有微信群,席桐叁天两头就在群里被老师委婉点名。

    她和孟峄商量后,周六送孟佳音去学架子鼓,周日学柔道。

    孟佳音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对节奏的敏感。她哥弹钢琴,她在一边看,把节拍器关掉,她能准确地说出她哥弹的速度是100还是80。肖邦有一首难度很高的《四季》,是十级曲子,右手每拍四个音,左手每拍叁个音,席青律功夫不到家,弹的时候容易乱,她就负责纠正,后来陪她哥去上钢琴课,老师想收她,她下巴一抬,说没兴趣。

    孟佳音喜欢拿筷子在厨房里敲锅碗瓢盆,听叮呤咣啷的响声,还喜欢坐在阳台上,面前放一杯她爸的威士忌,看着夕阳一边弹电吉他一边唱《加州旅馆》,唱完了假装抿一口酒。她六岁时在幼儿园毕业典礼上弹吉他的视频被学生家长放到网上,还红了一把。

    席青律在学校里的外号是“翻糖小王子”,他妹妹则是“摇滚小公主”。席桐感觉自己家能出一个戈登·拉姆齐和一个窦靖童。

    学习方面孟峄和她管得松,两个孩子挺聪明的,也自觉,成绩虽不拔尖,但人缘特别好。这种情况下,席桐不得不承认金钱的重要性,它是一种获得自由的工具,能给人选择的权利,假使ME倒闭了,家里靠她当记者写稿子赚生活费,那她肯定得让孩子天天埋头写奥数题上补习班,叁年高考五年模拟做到手抽筋,一切为高考这个改变普通人命运的机会做准备。

    孟峄的公司不会留给孩子,他不想让他们像他一样劳累。每个孩子有自己的天性,做父母的就由着他们去了,尽量给他们创造最好的条件。

    席青律比他妹大叁岁,他妹上初中的时候,他就去国外念高中了。兄妹俩感情很好,席青律老是觉得有毛头小子会把妹妹拐跑,隔叁差五要跟他妹视频。

    孟佳音长得像她爸,五官轮廓是一种冷冰冰的精致感,才十叁岁,个子就蹿到一米六了,右耳朵瞒着她妈打了叁个钉,就这么背着吉他在大街上摇头晃脑地卖个艺,都有男生过来加微信,把孟峄弄得有点恼火。但他相信女儿的眼光,普通男生她看不上。

    后来孟佳音长大了,吉他弹得少,小提琴拉得多,去了美国读茱莉亚音乐学院,进乐队当首席,自己也出摇滚唱片,总是不红,不过她也没压力。席青律在法国定居,偶尔请她来给自己的甜品店拉琴做广告,他的店比他妹的唱片知名度高,几个国家都有连锁,名人结婚过生日都喜欢在他家订翻糖蛋糕。

    孟峄不太喜欢吃蛋糕,嫌不健康,当初就没投资儿子的店。儿子的交际手段青出于蓝,拉了许多股东,做风投的牛杏杏都赚翻了,孟峄就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再后来,席青律和未婚妻领证那天,孟佳音的专辑获了国际大奖,双喜临门。

    孟峄和席桐坐在家里看颁奖直播,女儿站在镜头前回答记者问题,穿着性感冷艷的小黑裙,抱着奖杯,脸上的笑容和她小时候一样纯真。

    记者问:“Melody,是什么让你选择了音乐这条路?”

    孟佳音用她姥姥的话来答:“我爸中文名叫峄,我妈叫桐,中国古代有句诗,‘峄阳孤桐,截为鸣琴’,意思是峄山的南面长着特有的梧桐树,可以用来做琴,弹出好听的音乐。我就是那把琴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戒指上的八个字出自南朝谢惠连《琴赞》。

    下一章有趁宝宝们不在家开的很passion的玫瑰车,好害羞(>﹏<)

    明天就是最后一天啦,我要标完结了,以后如果有番外都放微博。

    在Po叁个月了,很舍不得一路追文的大家,没有你们的鼓励我写不了这么快。近期没有新文,大家不要忘了镜子呀(?????????)

    还是22:00,大家记得过来撒花花喔,后记也要看(??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