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流的大腿根都湿漉漉,被温浚后入C昏

    温浚很满意小妮子的回答,继续询问道:“以后还敢偷偷会野男人吗?!”

    温浚说完,将扶着她细腰的手放到她rufang上抚m0r0un1e,俯身用舌尖在她光滑的背部顺着脊椎轻t1an到她t0ngbu,nengxue被roubangc弄的快感以及脊背上su麻的触感,让菱香xia0x里的蜜水一波一波的涌出,在温浚roubang往外ch0u弄时顺着洞口,流的两个大腿根都sh漉漉滑腻腻的。

    菱香察觉到这一世的温浚占有yu似乎更可怕,前世的他从来没有为了不让她私会别的男人,而说出让她被畜生c弄,送去妓院这类的话。

    见菱香还在失神,犹豫这么久都没回答,温浚突然抱起菱香的两条腿攀在自己腰上,狠狠g了起来,cha的她x内的yshui飞溅出来。

    菱香现在下半身几乎腾空,唯有xia紧密相连,被动承受着他大力的ch0uchaa。

    “啊~~啊~~不要~~停下来......浚哥哥......香儿不敢再见刘景明了......求求你轻一点......”菱香哑着嗓子哭喊道,发出的声音却都软绵无力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已经没有力气支撑了,上半身全瘫软在睡榻上,要不是温浚扶着她的腰,她几乎要被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xia0x内密集的快感不停的输送到她的大脑以及四肢,她现在被c弄的大脑一片空白,连温浚在她身后说的话她都听不清楚,终于再又一次ga0cha0后,她被温浚c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昏迷中也清醒了几次,她不知温浚c了她多久,总之xia0x已经麻木的什么知觉都没了,小肚子也被温浚s的满满jingye,已经微微隆起来了。

    待她再次醒来,似乎已是翌日的午时,温浚正躺在她身侧,撑着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见她醒了温声询问道:“醒了?下面还疼吗?”

    温浚问起她才察觉到,昨日花瓣肿起来后火辣辣的痛感已经消失了,现在xia0x外竟是凉凉舒服的感觉,只是xia0x里似乎昨日被温浚粗暴的ch0uchaa磨破了,有明显的痛感。

    “睡着了,怎么还紧紧夹着jingye?要不我早上便帮你清理g净涂药了?”温浚颇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昨天g到夜深后,他roubang还cha在她xia0x内,就也累的睡着了,早上起来看着小妮子白皙的皮肤上渡着浅浅一层粉se,全身都或多或少有着欢ai后的痕迹,他又没忍住cg了几次,才发现她的xia0x里竟夹的满满的都是他的jingye,结束后他想把jingye清理出来,却发现她在睡梦中也拼命收缩自己的xia0x,不让jingye流出来,那里紧的他连手指都难以ch0uchaa,最后他只将药膏涂在了她肿起来的花瓣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浚哥哥让我夹紧,不许流出jingye的吗?”

    菱香昨天被c的几乎哭了一天,此时眼睛也是红红的且水汪汪的,加上这娇滴滴甚是委屈的语气,听的温浚当下就心软了。

    低头轻吻了下菱香的眉心,歉疚道:“我错了,下次再也不让香儿夹着jingye睡觉了,哥哥现在就帮你清理出来。”

    温浚说罢起身坐到菱香腿旁,双手屈起她的双腿让xia0x展露出来,而后伸出长指cha了进去轻轻抠弄起来。яòùSんùщùっχㄚ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