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六章曲奇

    无形的压迫感,却不是件坏事,可希愈发知道,她一刻也不能松懈。

    一模成绩下来后,一中也召开了家长会。可希和媛媛从自习室晚自习结束,准备去教学楼等开完会的田爸。

    在教学楼下,两个女生一边跺脚搓手,一边互考对方英文单词。

    今年的初雪还未降临,温度倒是降得很快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爸还没下来,我们去操场跑两圈,暖和暖和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!大冬天的,你自己去……等等等等,你看后面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可希见媛媛突然慌张的模样,好奇地想回头看看她发现了什么。就见到在西楼梯方向下来的一群家长中,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舅妈,没错吧?”媛媛想给可希打掩护,“用不用躲起来?”

    但似乎没这个必要,可希舅妈根本没有注意到她们,直接就往校门口离开。

    “没事啦,就算见到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我记得往常来参加家长会,都是你舅舅来的吧,怎么这次……是你舅妈?”

    可希若有所思,想起以前开家长会时,李川大多时候都会选择去李珊班里,可希邀请过几次舅妈去她的家长会,她都会推辞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……很久没有跟他们联系了,也没去留意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那种极品亲戚,不理也罢。”

    田爸难得从邻市赶来一趟,开完家长会后就张罗着要带两人去买些吃的喝的用的,可希不好意思打扰他们父女俩相聚,借口还有作业没写完,先回宿舍。

    在宿舍看了会儿书,可希拿起手机点开了曾经李家的聊天群,又一个个点开他们的头像,点开他们的朋友圈才想起很早之前,她就把他们一家拉进黑名单删除好友了。

    可希记得她还有关注李珊的微博和IG账号来着,但她有段时间没玩这些社交平台了,试了一次账号密码,显示失败。

    刚准备找回密码,程岸的电话打过来,可希便没有再尝试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周末,可希去了之前暑假打工的面包店。

    圣诞就快到,老板娘见有空,便教了可希做姜饼人和曲奇,可希分装了近十袋,周一上学时送给了几个老师和同学,留了一袋,约程岸在午休时间见面。

    在学校一栋废弃楼,因为是学校里唯一没有暖气供应的地方,所以很少人来。一楼往上都上了锁,两人便约在一楼楼梯间。

    可希藏着曲奇,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会天,程岸头就靠在她身上,嗅来嗅去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好香的奶味。”

    可希以为他真的闻到了她带的东西,曲奇是奶粉做的,有奶香味是正常的,正准备拿出来给他,“你鼻子倒是挺灵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,媳妇儿的奶子,隔着衣衫都散发香气。”说着,程岸手开始解她衣服扣子。

    可希反应过来,没好气地打了下他,捂住自己衣服,“原来你说的不是……哎,你别呀,在学校呢……”

    程岸看着她,眼神缱绻,语气竟有些委屈:“我有大半月没见它们,我想它们了。”

    她忙完一模,又赶上他忙的时候,事实上他们已经近两周没见上面。

    可希红了脸,想念是相互的,她也想他。

    她没再反抗,程岸拉下她外套拉链,却见她里面还规矩地穿着校服,校服再里面竟还有穿了两件毛衣。

    “穿这么多……”程岸卷起她一件又一件衣服,好不容易到底了,还有个胸罩,他舔了舔唇,嗤笑道,“内衣不穿也没人发现吧?”

    可希摇头,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程岸笑笑,在某些事,她就是有她的坚持和执着。

    他将她胸衣推高,两团奶子就像小白兔一样跳了出来,晃了下,在冷空气中翘起了小尖尖。

    程岸一手握住一个,虎口摁压她乳肉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他手掌心的温度比她肌肤表面的还高,热气传递,可希觉着温暖,乳尖发硬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程岸俯首朝她奶子哈气,润湿的呼吸喷得可希有些痒,身子不自觉往他方向凑,像投怀送抱把奶子送进他嘴里吸。

    程岸当然不拒绝,含了一口,啵啵吮了几下。对待两团,没有顾此失彼,嗫吮一边,另一边就用手指揉着,指腹捻着她乳尖来回搓捏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可希舒服出声,意识到在校内,忙咬唇不让自己叫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程岸吃她奶子的口水声,唏啧唏啧,远远比她嘤咛声还大。

    可希感觉自己下身的热流在往外涌,大冷天的竟被他挑拨得浑身发烫,他吮吸得越用力,她血液就流动得越快。

    又吮又咬,程岸恨不得把她奶子吞入肚,真他妈软,乳尖被他咬在上颚和舌头尖,吸不出奶滴,但含在口中的唾沫咽下似乎有带着她的甜味,奶香醇醇。

    可希奶尖都被他含得发麻,他还在吮吸。

    “好了没……唔......”她喘着气,声音柔柔。

    程岸舔了舔她奶子上的水渍,依依不舍松开,凑近她耳边,问:“湿了吗?”

    问的自然不是一双被他吃得湿濡的奶子。

    没等她反应,程岸直接将她搂紧,更贴近他身体,咬她耳朵,声音喑哑:“我硬了。”

    可希脸红得不行,被他抱着不敢乱动,想他慢慢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但他抱着她,她衣衫未整理好,奶子就紧紧压着,被吮吸了那么久的乳尖磨蹭到,可疼了。可希难受,还是尝试挣脱。

    “程岸……”挣脱无果,可希轻轻唤他,“我疼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可希就感觉到他那根东西硌在他和她之间,似乎跳动了下。

    程岸长长地吁了口气,放开她,替她整理好衣服。

    “有东西给你。”可希想起自己此趟见面的目的,发现派上用场可以缓解气氛,忙掏出来给他,“提前的圣诞礼物。”

    程岸笑着接过,他知道她周末去了面包店,对这份礼物不算太意外。但这礼物却提醒了他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圣诞就快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下周嘛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空,陪我去见见朋友?”程岸牵起她的手放进自己口袋搓暖,问道,“每年平安夜,我们都会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可希想起了去年圣诞,那次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,程岸改口:“实在不想,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可希抿了抿唇,道:“不是不可以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得先跟我说好,这次有没有什么服装要求,我好提前准备。”

    闻言,程岸忍不住低头含住了她的唇,亲吻她。

    两人从楼梯间离开,一前一后走着,程岸拆开她的曲奇包装,拿出一个咬了口,轻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这饼干的卖相……一般啊。”有点烧焦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大实话,”可希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我确实留了做得最差的几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开溜。

    留下程岸在原地咬牙,后悔刚没有多咬她几口。